追蹤
夢與現實交錯
關於部落格
靈小涓的豬窩
  • 7836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6

    追蹤人氣

兩個母親.二

  潔熙阿姨卻告訴他那叫浪漫,不瞭解浪漫的話將來可是會沒人愛的哦。
  那時候他才五歲耶,要瞭解浪漫做什麼?
  雖然潔熙阿姨說的浪漫他不懂,卻一字不漏的背下了阿姨要他背的詩句,乖乖的學會如何使用刀叉,學習什麼是社交禮儀。
  一直到多年之後,他仍然清楚記得,當他做對一件事情時潔熙阿姨會用親吻為獎厲,並露出比糖果更甜的笑容,彷彿他是全世界最重要的人,彷彿他是她親生孩子。
  他的姊姊也愛黏著潔熙阿姨,要她幫忙打一個漂亮的蝴蝶結,要她用那與母親神似的聲音朗讀一首十四行詩……
  他們都愛潔熙阿姨。
  六歲那一年卻發生了一件事情,讓他對潔熙阿姨的愛產生了複雜的變化。
  ──他認不得字。
  那些A與B與C明明那麼清晰的長在那裡,他卻記不住APPLE的A排在P之前,更記不得LOVE的E排在V之後……
  醫生說,他患有誦讀困難症。
  聽到那個病名時潔熙阿姨先是一臉茫然,而後隨著醫生的講解面色越來越顯凝重,對熱愛詩句的潔熙阿姨來說無法享受閱讀樂趣與死無異。
  那天回家的路上,潔熙阿姨握著他的手帶著一種決然輕聲對他說:
  「你一定會識字。」
  從那一天開始,他從最愛潔熙阿姨變成最討厭潔熙阿姨。
  他不想知道A是什麼、B是什麼,難道不認識二十六個英文字母他會馬上死掉嗎?難道他一定要識字?難道不會書寫自己的名字罪大惡極?
  他的算術是堂兄弟姊妹中最好的,他槍法神準,教他武術的老師也說他是練武的好人才,憑什麼一定要逼他學會識字,為什麼一定要!
  十歲那年,他的忍耐到達了極限,霍地衝出潔熙阿姨房間,直衝進父親的書房尋到父親放在抽屜裡的手槍。
  他就這麼拿著手槍抵住自己的頭,瘋也似的說:
  「我就是文盲、我就是記不住那些鬼符號,乾脆死了算了,反正我腦子生壞了不如轟掉重長一個!」
  當時母親在書房裡,一聽頓時淚流滿面,上前來試圖抱住他。
  「不要這樣、不要這樣……以後誰都不會逼你,誰都不准逼你。」
  ……
  他忘了事情如何收場,依稀記得後來父親搶下他手中的槍,母親哭著將他抱在懷裡哄勸著。
  隨後趕來的潔熙阿姨又是自責又是堅持,一直要母親別這樣寵著他,說他的病情並不嚴重,好好教導總有一天能識字,識不識字對他將來影響重大。
  母親只是反覆的說「誰都不准逼他」。
  最後,母親說了一句話,讓潔熙阿姨永遠閉上嘴。
  「他是我生的,妳沒資格說話!」
  潔熙阿姨僵硬愣住,再也沒有多說一句話。
  他卻沒有料到,抗爭換來的不止是不用讀書的自由,還有潔熙阿姨的離開。
  隔天早上,宅子裡再也見不到潔熙阿姨的身影。
  他先是開開心心玩了好幾天,享受許久沒有過的自由自在,卻沒發現孤獨一點一滴侵蝕了他,沒有了潔熙阿姨遊戲的快樂也打了折扣。
  他開始想念潔熙阿姨做的餅乾,想知道他們一起編的故事後續情節是什麼,最讓他不適應的是,清晨醒來沒有了潔熙阿姨溫柔的呼喚與親吻。
  他的母親明明仍和他住在同一間宅子,他卻像失去了母親。
  最後,他扔開了玩具,離開最喜歡的泳池,小臉盛滿憂鬱再度來到書房,詢問溫柔的父親。
  「潔熙阿姨去哪裡了?」
  父親停下手邊工作憂愁的朝著他微笑,沒有正面回答他的問題。
  「……她雖然不在這裡,但是她的心並沒有離開。」
  「她已經離開了!」他感到莫名的憤怒,不知道是為了潔熙阿姨的離去或是為了他自己一時的情緒。
  「也許你看不見她,可是你們之間的連繫並沒有中斷,總有一天你會再度見到她。」父親想摸摸他的頭但是被他閃開。
  「她離開了!」他低聲吼道。
  「是,她離開了。」父親嘆氣著輕聲承認。
  明明是他逼父親承認這件事,可是同樣的話從父親口中述出時,卻帶來近乎絕望的黑暗。
  這是他第一次深刻認識到,一時的情緒失控會帶來多麼嚴重的後果。
  不知是受了他變得憂鬱陰沉的影響或是有更深的理由,他的姊姊竟自動自發接起了為他說床邊故事的任務,雖然他半點兒都不領情,寧可用電視代替床邊故事。
  可是,他的姊姊卻說了一件他永遠都不會忘記的事情。
  「你的名字是潔熙阿姨取的哦。」她笑容裡帶著神秘。
  他則睜大眼睛,想聽後續又不想主動開口。
  「我之前聽舅舅說的,那是我們爸媽結婚之前的事,潔熙阿姨根本不認得中文字這是她翻中文字典翻到的,她說喜歡這個字筆劃多看起來漂亮,當時爸爸說他會考慮,後來就變成你的名字。」
  他愣愣的沒有回應,姊姊的口吻像是述說了一個天大的秘密,他的腦子裡卻只浮現潔熙阿姨嘻嘻笑鬧著翻中文字典的畫面,他的名字對潔熙阿姨來說只是一個漂亮的圖騰而已,不具有特別意義。
  「你該慶幸潔熙阿姨沒挑上『龜』,不然你現在就變成一隻烏龜了。」
  他露出嫌惡表情但是沒有回話,這種話題回的人就輸了。
  「舅舅說這件事情不能告訴媽媽,你也不准說哦。」姊姊如同小大人一般認真交代道。
  他點頭。
  這種稱不上秘密的秘密他根本不屑說。
  一直到多年之後,他才發現這確實是個秘密,是個即使大家心知肚明也不能提起的秘密。
  他的名字是嚴,姓厲名嚴。
  這個太過剛硬的字確實不像父親會取的,卻很像是潔熙阿姨的感覺,她素來是個笑容親切內在嚴謹的人……
  他好……好想念她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