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夢與現實交錯
關於部落格
靈小涓的豬窩
  • 7836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6

    追蹤人氣

兩個母親.三

  厲嚴的親生母親和潔熙阿姨相反,是個精明外露內心柔軟的人。
  她平常在外人面前表現得那麼大方,卻是個會看小說熱淚盈眶的小女人,她常說她一生最大的冒險便是嫁給了他父親。
  潔熙阿姨離開後,她一手接下教育他和姊姊的任務,她替他們請了新的保姆,親自安排他們的日常課程,甚至將他帶進了公司照料。
  對於母親的努力兩個孩子都有些不適應,卻也都不想傷了她的心,只得裝作他們都很開心。
  可是無論母親怎麼努力仍是有些問題慢慢浮現,他的姊姊厲馨尤其不能適應。失去了那些笑容如蜜溫暖若陽光的阿姨,再也沒有人認真與她討論陰天比較詩意或晴天適合創作的問題,她的母親只關心她面龐上有無痘痘,卻不懂得關心她日漸發霉的內心。
  在潔熙阿姨離開後,他們不得不承認這寬廣的大宅只不過是範圍廣闊一些的牢獄,大人們用為了他們好為藉口,將他們鎖在其中。
  厲馨開始積極計劃,如何使用正當理由的離開這裡;而他則更加頻繁的逃家,尋求自由的空間。
  那幾年始終有個念頭藏在他心裡,他望著與潔熙阿姨容貌神似的母親,每每有一種錯覺,覺得他其實是潔熙阿姨的兒子,不是溺愛他成癖的母親所生。
  眾所周知他的母親對他溺愛成痴,她用盡全力將所有最好的給了他,彷彿要補償他天生的缺陷。殊不知這般寵愛只會讓他更加難受,他寧可母親像對待厲馨一樣對他有所期盼、有所要求,而不是逼他隨身帶著保鑣,以防他不識字會出問題。
  可是,這種忿恨他卻無法向任何人傾訴,明明是他自己逼走了潔熙阿姨……逼走了他另一個母親。
  厲嚴就這麼在疑問與憤怒中過了幾年,用一次又一次的逃家舒緩累積在心裡莫名怨恨的心情。
  直到他出事那天。
  母親仍是一貫的可靠冷靜,很快替他安排好一切,卻在他將離開的那個晚上握住他的手痛哭出聲。
  她哭得那般傷心,彷彿她將永遠的失去他,又彷彿……她已經失去了他。
  厲嚴很想說些什麼安慰傷心的母親,但無法得體的表達,只能在遺憾中離開。
  他終於得到了自由,卻付出了巨大的代價。
 
  孤單來到島國的那一年,潔熙阿姨寄來一本手繪故事書,書寫的正是她離開前一天晚上為他說的床邊故事,那個多年來他沒有機會聽到結局的故事。
  這是一個以動物為主角的同性戀故事,潔熙阿姨堅持他和厲馨不止接受兩性平權教育,還要瞭解世界上少數人的性向。
  他看著那隻公鵝淌著眼淚說他也想擁有孩子,說他和別人沒有什麼不好,說他並沒有罪……冰冷的面龐下似乎有什麼漸漸融化。
  繪本最後貌似受君的公鵝擁住攻公鵝的孩子,面龐扭曲痛哭著說:「為什麼生下你的人不是我。」
  厲嚴的心臟像什麼揪住,糾成一團,隱隱作痛。
  潔熙阿姨書寫這個故事的時候並不知道他也是,他也是個只愛同性的人,也許有一天他也會讓他愛的人痛哭流涕,希望生下他的孩子不可得。
  也許……
  當時的厲嚴並不知道,這繪本並不是預言,它訴說的是潔熙阿姨埋藏在心裡的傷痛,那個生不出孩子的不是公鵝,而是潔熙阿姨自己啊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