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夢與現實交錯
關於部落格
靈小涓的豬窩
  • 7836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6

    追蹤人氣

兩個母親.四

  再次看到潔熙阿姨時,是在他父母姊姊的喪禮前夕,他獨自待在父母的臥房整理遺物。
  然後,他看見了壓在最底下的那疊照片。
  一時之間厲嚴以為他看見的是母親的婚紗照,最後還是從細節看出那是潔熙阿姨,穿著白色婚紗的女子笑得如糖如蜜,卻不見新郎存在。
  那件婚紗縫滿了寶石,即使照片已褪色泛黃仍能看出當年的華麗。
  也是,母親的娘家是擁有傳統且富裕的家族,因為祖上常與外國人聯姻,家族裡的孩子個個都是看不出血統的多國混血兒,據說他的外曾祖母是東方人,外玄祖父也有部份東方血流,難怪母親站在父親身邊一點都突兀。
  雖然流著多國混合的血,母親的娘家仍是不折不扣的巨富,他的舅舅甚至繼承了世襲的爵號,雖然母親不止一次嫌惡的說那爵號根本是用錢買來的,但又不得不承認有個爵號在商場挺吃得開,這些年厲嚴亦深有感觸,有時候厲家的名號還不如母親娘家姓氏好用,也難怪當年父親會用「下嫁」來形容潔熙阿姨的出嫁。
  望著那張照片,他想起了潔熙阿姨,亦想起未曾見過的姨丈,不知道那個男人後來娶了誰,婚姻美滿嗎?
  十歲那年分別後他一直沒見過潔熙阿姨,但他總是下意識的留意起她的動向。
  離開厲家之後潔熙阿姨又去了很多地方,她在舅舅家待了幾年,幫忙照顧表弟表妹們,直到最小的表弟就讀小學後才離開。
  又照顧一位遠房表親幾年,最後替那位老小姐辦妥了喪事,並獲得一大筆豐厚遺產。
  他最後聽到潔熙阿姨的消息時,她人在某個遠親家裡,據說那家的母親哭著向潔熙阿姨求助,希望她提供辦法挽救她有厭食症的女兒。
  跟以往每一次相同,潔熙阿姨欣然同意,她總是樂於當家族中的救火隊。
  潔熙阿姨敲門時,厲嚴手裡正握著他父親長年戴在身上的項鍊,他知道項鍊墬子裡有他們一家的合照,照片裡的母親滿臉幸福年輕貌美,厲馨打扮得像個小公主坐在父親膝上,他則由母親抱在手裡。
  這條項鍊是父親的寶貝,每天只有睡前才會解下放在床旁小櫃上,這天卻不知為什麼忘了戴上,獨留它孤零零的待在那裡。
  他沒有聽見潔熙阿姨的敲門聲,才會在她面前打開墬子。
  墬子裡幸福美滿的家庭照無故掉了出來,露出隱藏在後頭的另一張照片,有一瞬間厲嚴以為他看錯了,但是他又萬分肯定不可能會錯……別人也許不行,但是他不可能分不出母親和潔熙阿姨的差別。
  底下的那張照片做過特殊處理,雖然年代已久色澤不復光鮮亮麗,仍舊看得出那對甜蜜依偎在一起的情侶是……他的父親與潔熙阿姨。
  有短暫的剎那他以為那是母親與父親的結婚照,可是照片中的父親更年輕快樂一些,面龐上的笑容是他未曾見過的驕傲自滿……這真的是他記憶之中沉默穩重的父親嗎?原來他也曾有過這般狂傲的笑容。
  他未曾蒙面的姨丈,原來就是他的父親。
  驚愕之中他終於聽見踏入房間的腳步聲,一抬頭竟看見潔熙阿姨出現。
  望著略顯疲憊老態的潔熙阿姨,厲嚴只覺得腦中一片空白。
  母親曾說過他對父親一見鍾情,而潔熙阿姨是獨自前往圖書館時遇見姨丈,兩人在幾個午后約會後私訂終身,進而結成連理,原本這兩件事情並不相關,可是這麼一來母親初見遇見父親時……她見到的是潔熙阿姨的未婚夫啊!
  潔熙阿姨望著他奇異表情,方才看見他手中的項鍊墬……剎那明白他看見了什麼。
  「不是你想的那樣。」潔熙阿姨輕聲道。
  話聲出口的瞬間她便發覺她錯了,這麼一說無疑是承認厲嚴的猜測為真。也許她該編個小謊瞞過去,也許她該裝傻,也許坦白是更好的選擇……但是,什麼都不該發生在這個時間,發生在他們正為痛失親人悲切的時刻。
  厲嚴仍舊沒有回應,他不是真的無法接受,只是、只是為人子女總是希望父母相愛,他無法想像恩愛廝守了三十餘年的二人,竟然不是真的相愛。
  短暫靜默間,千百萬個念頭在潔熙阿姨腦中掠過,最後化為一聲嘆息,事到如今她想瞞怕也瞞不過了吧。
  「我是和你父親結過婚,不過那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情,在你出生之前你父親和我之間早已只剩友情,最好的證明便是三十幾年來他和你母親十分相愛。」潔熙阿姨溫柔地說。
  厲嚴沉默以對,他真正想說的話,卻也是不該說出口的話。
  「如果我和你父親仍有私情未了,你的母親也不會容許我住進厲家照顧你……和厲馨。」潔熙阿姨提及厲馨時,眼眸裡泛起了淚光。
  她不敢相信那個她從小看到大的女孩先她而去,她還記得她曾為厲馨綁過最美麗的蝴蝶結,她們曾經一起坐旋轉木馬,怎麼轉眼之間白髮人卻要送黑髮人。
  對於潔熙阿姨的解釋,厲嚴一句都聽不進去,沉默了片刻後,他方從喉間擠出拒絕話語。
  「可以……讓我靜一靜嗎?」
  潔熙阿姨回給他悲傷微笑,頷首離去。
  她相信厲嚴有一天會懂的。
  但是她卻不知道厲嚴知道的那件事情。
  就在幾個月前,他和江未歇結束多年感情後,一個深沉沁涼的夜晚,父親約他在書房品酒。
  兩人相對沉默了幾小時,父親才對他說……
  「如果你心裡遇在意君先生,便去追求他吧,無論你答應過你母親什麼事,都有我在。」
  「爸,為什麼……」厲嚴怔愣住,不明白父親為何突然對他說這些。
  「你和我很像,對初戀總是念念不忘。」父親溫和的笑了。
  那個時候、那個時候他以為父親的初戀是母親啊!
  他如何知曉,父親懸在心頭戀戀情深的人竟然是……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